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制服> 人妻肛肉曲-魔淫的密室(全)

人妻肛肉曲-魔淫的密室(全) - 人妻肛肉曲-魔淫的密室(全)

 (一

  自从江美子开始接受陈的可怕调教以后已经过了一星期。

  在调教的空间几乎每晚都要接好色的中国老人,被满脸是皱纹的丑陋老人不断
玩弄受到伤害的肉体,可是江美子的身体甚至于显得更美更妖艳。

  老人们都贪婪地享受江美子的身体,以惊人的耐性折磨江美子,那是连骨随都
要吸光的土狼一样,尤其是长官张折磨江美子时特别厉害。江美子对那种过份恶心
的情景,只有哭着向陈哀求说:「唯有那个人我不要……饶了我吧。」

  可是陈只是笑嘻嘻的还是让江美子去陪姓张的长官。

  现在,江美子正在陪伴那个姓张的老人。这时候的江美子已经像发不出声音似
的散乱着头发,仰起头。江美子的身体像涂上一层油发出油腻的光泽,说明受到多
幺可怕的淩辱。

  「嘿嘿嘿,你觉得怎幺样?现在才三次,还不能说受不了呀。」

  张露出很满足的样子,虽然张已经够满足了,但唯有右手肩还在江美子的屁股
沟里摸索。

  「啊……还要折磨我吗?已经累的受不了啦。」

  「好难过……」江美子这样说着一面无力的摇头。

  「嘿嘿嘿!你真是可爱的女人,实在太好了。」

  张抓住江美子绑在身后的手腕,把她的上半身推压在地上,更要抬起江子的美
屁股,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江美子的屁股沟。

  「你的屁眼张开这样大啦,是很高兴吗?嘿嘿」悄悄的说着淫邪的话,舌头仍
在双丘的股间蠕动,吸住江美子像花朵一样的肛门。

  「啊……可以饶了我吗?啊!」

  对张执拗的只以肛门做目标的动作,江美子发出啜泣声。

  可是现在的江美子已经没有抗拒的气力。因为已经受到三次可怕的肛门性交的
淩辱。

  敏感的肛门被吸吮,江美子只能发出甜美的哼声,全身开始颤抖。不仅如此还
自己尽量把屁股压在张的嘴上,更显得忍受不住甜美感。

  「啊……就是那里,就是那里……」

  「嘿嘿嘿,这样弄以后你会很舒服吗?再来!再来……」

  张伸出很长的舌头插入妖艳的花一般的洞里。刚才还自己用性器插入的部份,
现在好像要用舌头証实一样,那种情景只能用异常形容。

  「嘿嘿嘿,看你高兴的样子,是不是很舒服?」

  「啊……是很舒服。」

  江美子大概是因为感情亢奋,好像已经是无法忍受的脸压在地上发出甜美的哼
声。虽然是那样可怕而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的肛门性交,但现在的江美子已经开始变
成享受那种美感的女人了。

  江美子对肛门性交有敏感的反应,对自己的身体为甜美的官能扭动,连她自己
都感到厌恶。

  「啊……还要!还要……」

  江美子好像要诅咒自己的肉体般的发出娇柔的声音,这种样子是多幺羞耻,但
现在江美子连已经想到这种情形的力量也没有了。

  「你要我怎幺样弄呢?用你可爱的嘴说出来吧。」

  「啊……你是明明知道的,不要欺负我啦……」

  江美子发出像撒娇一样的声音。

  「嘿嘿嘿,我还是不明白,让我做什幺呢?」

  「你好坏……快来玩弄我的屁股吧!」

  张听了以后露出得意的笑容,抱住江美子的腰用力一下子就进去。

  在这剎那江美子发出像动物的呻吟声,开始疯狂的扭动身体。绑在身后的双手
伸直摇摆。

  「啊……好厉害……我太幸福了。」

  江美子扭动通红的脸,一面啜泣一面说。

  「嘿嘿嘿,你现在知道肛门性交有多幺好了吧。」

  张好像感到很大兴趣继续用力抽插。

  「来呀……嘿嘿嘿……太好了。你还要夹紧。」

  「啊……还要……还要!」

  江美子发出欢喜的哭声,那种痛快的感觉,几乎觉得全身的骨头快要分散一样
。不知何时,江美子很积极的开始反应,可以说她是主动的扭摆自己的屁股配合张
的动作。

  「亲爱的,啊,亲爱的……还要……用力……」

  不知是不是在江美子脑海里想到亲爱的丈夫,江美子完全暴露出女性,也许应
该说是牝性猛摇自己的屁股。

  「你实在太好了……真是好女人。」

  「啊……亲爱的……亲爱的……」

  江美子好像身体已经被官能的火焰烧尽,发出的声音也分不出是哭还是高兴,
只是疯狂般的扭动身体。这时候的动作已经不是陈教她的猛技,而是完全暴露出女
人的本能。

  「唔唔,你真棒,好像疯了一样……嘿嘿嘿,如果你受不了了,可以更大声的
哭。」

  张的脸也已经通红,不过这时候完全沈溺在官能里的江美子巳经听不到张说的
话。

  张对江美子的强烈反应,几乎要射精,甚至于快要克制不住就这样把强烈的欲
望发射出去,可是他与生俱来的残忍性不让他自己那样做。

  「就这样射了实在是不够意思。嘿嘿嘿,那样只会使她高兴而已,最好还要继
续折磨她才行。」

  张这样像自言自语的说过之后,就咬紧牙关把阴茎拔了出来。这时候江美子感
到很大的狼狈。

  「不要!不要这样!」

  原来在自己身体里的巨大东西突然不见了。因为这时候江美子也是正要到达…
…的时候。

  「快给我……不能停止,不能停止呀!」

  江美子一面哭一面不停的扭动屁股还用力向张挺过去。那种样子毫无疑问的是
向张要求的,牝性动物的样子。

  「求求你……不要使我着急了……我想要呀……不要欺负我了。」

  已经失去焦点的眼睛看着张,江美子还想把屁股挺过去,这种样子感到无法抗
拒的性感。张看到那种妖艳的魅力,不由得打起寒颤,急忙用手压住自己的前面,
因为它几乎要射出来。

  可是张站起来很残忍的说。

  「你不要这样一直撒娇,只是这样玩弄已经腻了,我想用更好玩的方法折磨你
。」

  说完就大笑。

  「啊,你太残忍了……怎幺可以弄到一半就停止……」

  大概是伤心、悲哀,还有羞辱感都一起涌上心头,江美子猛烈摇头大声哭泣。
完全不理会女人的生理,张的行为只是想把江美子弄的更惨而已。

  「嘿嘿嘿,如果你想爽快,就要向我要求什幺好的玩法,让我感到满足才行。


  张还笑着说,那样就会给你插进去……说完用手拨开江美子的双丘,看到那里
面湿淋淋的还不停的蠕动,好像是在向张恳求一样。

  「啊……做什幺都可以。所以,快一点……我快要急疯了……」

  江美子拼命的用力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使屁股更高高挺起,哭着继续哀求。那
种样子毫无疑问的是经过陈的手,调教过的男人的玩具,从身体散发出浓厚的色香
味。


                (二)

  用双手掌轻轻敲打江美子屁股的张,发现桌子上发出金属光泽的肛门扩张器顺
手拿起来。

  「噢,这是奇怪的东西,你知道是干什幺的吗?」

  张当然知道那是肛门扩张器,折磨女人时,可以说张是每一次都要使用这个器
具。可是现在他装出不懂的样子问江美子。

  江美子看到肛门扩张器,脸颊就开始抽,龙也曾经使用过一次,那种可怕的感
觉几乎使她快要疯狂。

  把屁眼扩大开来看……,只是这样想就感到一阵昏眩。现在,眼前这个男人大
概想要使用这个东西,江美子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你要想快一点得到爽快,就要回答。这是什幺东西呢?」

  「你準备要用这个东西吗……」

  江美子说的时候拼命把脸转开,而且她的臀部已经开始颤抖。

  「我是在问你这是什幺东西。」

  听到张生气的口吻,江美子急忙回答。

  「那是扩大屁眼的工具……是非常淫秽的工具。」

  「哦,是用来扩大女人屁眼用的吗?嘿嘿嘿……那幺就是肛门扩张器了,我是
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看到。」

  张还故意这样说谎,看到江美子那种恐惧的样子,会使他的欲火更强烈。

  「不要看那种东西了……快来弄吧……」

  江美子拼命的想使自己的注意力离开肛门扩张器,火热的视线盯在张的脸上,
妖艳的扭动驱体想引起张的注意。可是,张只是笑一下就冷漠的说。

  「你用过这种肛门扩张器吗?这个东西把你的屁眼扩张过吗?」

  「有……有的……」

  江美子的声音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到,她是本能的发觉这个男人準备要用这个
可怕的器具。

  「已经用过就太好了,现在你就来告诉我使用的方法吧。」

  张拿着肛门扩张器送到江美子的面前摆动,嘴里还发出嘿嘿的笑声。

  果真,他要用肛门扩张器羞辱……江美子的脸色开始苍白。可是长久以来受到
陈调教的江美子如今已经没有反抗的气力,只是伤心的摇一下头,带着哭泣的声音
说。

  「好吧……把我的屁眼扩张,看里面的一切吧……」

  「嗯,是真的想要我把你的屁眼扩大吗?嘿嘿嘿那样你会觉得难为情吧?」

  「没有关系,我喜欢你把我的屁眼扩大……尽量的扩大吧。」

  按照陈的调教,江美子尽量的做出媚态,只有这样是江美子求生存的方法,美
丽的眼睛里含着泪珠。

  「嘿嘿嘿,你说的真可爱,我会尽量把你的屁眼扩大,快教我,你使用的
方法吧。」

  这是非常苛薄的话,他不是强迫扩张江美子的肛门,还要江美子亲口说出如何
使用那个工具的方法。

  「把那个像鸭子嘴部份涂上乳霜……在我的屁眼上也要涂乳霜。」

  这种演技几乎使江美子的血液倒流。

  「是乳霜吗?我会给你涂上很多的。」

  张笑的很愉快,用手指挖起很多乳霜。然后慢慢涂在肛门扩张器的尖端上,接
着把手指伸向江美子的肛门。

  「啊……你要轻一点……」

  张的手指没有惜香怜玉的样子,江美子发出轻柔的啜泣声。

  可是江美子的肛门早就开始要求强烈的刺激,现在立刻有了反应。

  「嘿嘿嘿,这里很软,而且还很敏感,实在很美妙。」

  张一面享受手指上的感受,不停的在江美子的肛门上揉来揉去。

  「啊……已经够了,快把扩张器的鸭嘴插进来吧!」

  江美子显出呼吸都快困难的样子,一面用力摇头说。

  「求求你……插进来……插到屁眼里吧。」

  张听到江美子的要求,慢慢把扩张器的鸭嘴插在肛门上。

  这时候江美子就不由得张开嘴,发出断断续续的悲叫声。尽管嘴里说一些好听
的话,江美子的身体是诚实的。因为过份的可怕,不由得扭动屁股想躲开那个鸭嘴


  张好像特别喜欢江美子那种样子,一下子离开,一下子又把鸭嘴碰到肛门上。

  马上就有肛门扩张器插进来……,张就欣赏那种江美子露出恐惧感的表情。

  江美子好像终于忍不住大声哀求。

  「不要这样折磨我了……要插就插进来吧!」

  「嘿嘿嘿,你忍不住了吗?那幺就给你插进去吧。」

  张这时候好像感到玩弄一个处女一样的兴奋,慢慢把肛门扩张器插进去。手上
感觉出江美子本能的收缩肛门的感觉,那种感觉使他感到非常舒服。

  「啊!啊……」

  扩张器的鸭嘴进来的很慢,好像要使江美子着急的样子。

  那种冰凉的感觉使江美子忍不住发出哼声,张继续向里插,没有多久鸭嘴全部
进入。

  「嘿嘿嘿,完全进去了。真是好看极了,而且还产生一种解剖女人身体的感觉
。」

  张露出得意的笑容,可是他的眼光一直盯在好像拒绝冰凉金属器具,不停痉挛
的肛门上。那里是正如张所说的,是等待解剖的肛门。

  「啊……你不要只顾看了……张开来吧……,把我的屁眼尽量张开吧!」

  「嘿嘿嘿……怎幺样才能把你的屁眼张开呢?」

  张说到你的屁眼时还特别加重语气。

  「用那个握把……」

  江美子的声音,好像蚊子的叫声一样小,握紧的拳头说明江美子恐惧的程度。

  「不错,是有握把,嘿嘿嘿」张在那握把上稍许用力。

  「哎呀!……」

  江美子发出叫声的同时,在肛门里的鸭嘴也张开一点。

  「是这种样子吗?」

  张是玩过多少次江美子的肛门,所以当然知道肛门能扩张到什幺程度。现在他
是故意要江美子自己说出来。

  「不要这样折磨我了……大一点吧……」

  「还要大一点吗?好吧……」

  张握住握把的手又稍许用力。

  「不要这样欺负我……扩张到我说好为止吧……」

  这样慢慢折磨江美子的样子,比陈厉害多了。看到江美子拒绝时就会强止折磨
,相反的江美子露出认命的样子时又使她焦虑,张的折磨方式是阴沈的。

  「快一点弄完吧……还要扩大……」 江美子忍不住发出哭声。

  「嘿嘿嘿,既然你这样说,我就不客气了。」

  让江美子急个够时,张才迅速的扩大鸭嘴。

  「嘿嘿嘿,能看到一点你屁眼里的东西了。」

  「啊!啊……啊!」

  这种感觉不论经验过多少次,对江美子来说,每一次都是无法忍受的感觉。

  「啊……够了,停止吧!」

  江美子的嘴唇也在颤抖,就好像身体里的内脏也被撕裂的感觉,但张是残忍的


  「嘿嘿嘿,还不行……还能张开,嘿嘿!」一面笑一面用力压紧握把。


                (三)

  江美子的肛门已经扩张到再也无法扩张的程度。被发出金属光泽的肛门扩张器
,扩张肛门的江美子是悲惨的。虽然很悲惨,但那种样子甚至使人感到有神秘的美
感。

  张瞪大眼睛从肛门扩张器的中间向里面看。

  「真是新鲜呀。嘿嘿嘿……女人的肛门里面是什幺时候看都觉得好看。尤其是
你的屁眼里,确实很好看。」

  张不但看,还要把手指伸进去在里面摸索。

  「唔……唔……」

  这时候江美子除发出呻吟声以外不再说话。紧紧闭上双眼,心里祈祷这种羞辱
的地狱赶快结束。

  「嘿嘿嘿,这样把屁眼完全扩张开的 味怎幺样?你知道吗,我现在看你的屁
眼里面。」

  「……」

  「你要说话呀,我可以在这里玩一玩吗?」

  张用手摇动一下肛门扩张器,江美子感到激烈疼痛,但她只好用娇柔的声音说


  「啊!好痛……你怎幺玩都可以,尽量羞辱我吧,玩弄我吧!」

  张听到以后笑了一下,更拉起江美子的屁股向上挺起。

  「你想要我给你做更好的事吗?」

  「是……尽量折磨我吧。」

  「那幺,现在就要做陈要我做的事,你要是感到难过可以大声哭的。」

  张拿起来的是三十公分左右长的一条线和吸管。然后把线头慢慢垂下来放在已
经张大很大的江美子的屁眼里。

  「这是干什幺……」

  江美子虽然不由己的说过做什幺都可以,但脸上还是露出恐惧的表情。因为她
知道这个可怕男人所做的事都不是寻常的,更何况是陈要他做的事。

  「嘿嘿嘿,马上就明白了,现在会让你享受到上天堂的滋味。」

  线都进入江美子的屁眼以后,抓住线头拉直。那种样子就好像从江美子的屁眼
笔直的出现一条线一样。张左手拿线条,右手拿起吸管插在奇怪的一个瓶子里吸取
里面的液体。

  「嘿嘿嘿,你不要动。」

  张这样说完以后就把吸管吸起来的液体慢慢滴在线上。

  「我怕……我怕……」

  「嘿嘿嘿,不用担心,只是方法不同的浣肠而已。」

  江美子对这句话感到非常恐惧,不仅用肛门扩张器把肛门扩张到最大限度还要
浣肠。野兽一样的人大概就是指这种人吧。

  吸管里的液体顺着线流进江美子张开的屁眼里。

  「啊!啊!啊……」

  就在这剎那江美子感到身体里像有火烧一样,同时也产生一种麻 感,喉咙里
不由得发出尖锐的叫声。

  「哎呀!你放进什幺东西了!」

  「嘿嘿嘿,不过是比较强烈的浣肠液而已。你不能动,不然你的孩子广子就要
哭了。」

  听到广子,自己心爱女儿的名字,江美子紧张的抬起头。

  「广子!广子怎幺样了!快告诉我。」

  「嘿嘿嘿,你若是不听话,就会把广子卖到香港的妓女户去了。长大以后
一定会和你一样美,能卖到好价钱。」

  江美子在这剎那间说不出话来,原以为在日本的女儿广子竟然落在陈的手里…  

  「你不能害她……千万不能害她。」

  「嘿嘿嘿,那要看你的态度了。」

  「我做什幺都可以,愿意接受浣肠,所以不能对广子……」

  江美子谈到这里就哭倒在地上。

  「嘿嘿嘿,你若是觉得孩子可爱,现在你就不要动。」

  张又把吸管里的液体滴在线上,液体立刻流到江美子的身体里。

  「啊……啊……」

  那不是能忍受得了的感觉,虽然现在只有几滴,但内脏好像被火烧的感觉,同
时还产生强烈的便意。可是江美子除了大哭以外却不敢反抗。广子……像梦呓般的
嘴里含着拼命的忍耐。吸管里的液体不停的流进来,江美子不停的发出哭叫声。

  「嘿嘿嘿……广子……像你一样长的很可爱。」

  吸管里的液体没有以后,张又从瓶子里吸起。液体继续顺着线向下流。

  「啊……不要说,现在不要说这种事……啊,我好难过。」

  江美子在这时候能忍耐液体带来的强烈感受已经不错了。

  「嘿嘿嘿,不愿意谈你的孩子,就谈这个液体吧。嘿嘿嘿,你看到这个白色液
体了吗?现在,流进你屁眼里的液体,是强烈的麻药。」

  麻药……,江美子还弄不清楚他说的意思。

  「嘿嘿嘿,这是最强烈的麻药,经过用这个浣肠以后,你从明天起,没有受到
浣肠就会受不了的。」

  江美子的脸上出现恐怖的表情。「这……」

  「本来是用水稀释以后注入的,可是从肛门吸入原来的液体,以后是只有这样
才能解决问题。现在虽然痛苦,马上就会感到舒服的。从明天起,你自己就是不愿
意,可是你的身体会要求浣肠的,嘿嘿嘿。」

  张一面愉快的笑着一面把液体滴在线上。

  「啊……这样太过份了……啊……」

  他怎幺是这样的人,是企图用麻药浣肠,让江美子变成无法脱离他魔掌的身体
。曾经听说过麻药的效力过去以后痛苦的情形。从明天起,为了减轻那样的痛苦,
自己必须主动的要求做麻药的浣肠,而且是用江美子最害怕的屁眼……

  江美子开始疯狂般的嚎哭,可是张很有耐心的反覆做同样的事。不仅如此,还
拿一根很细的玻璃棒从扩张器的洞插进去,为了使浣肠液能充分渗入里面,在江美
子的嫩肉上摩擦。

  「啊……我已经完了,被注入麻药……太惨了。」

  好像一切都完了,就是用玻璃棒摩擦她的肉,也不再显出狼狈的样子。

  「不管我会变成什幺样子……折幺我吧……狠狠的折磨吧。」

  「嘿嘿嘿,明天起你会很惨。为了想得到麻药,你会疯狂的要求给你浣肠了。
」  


  用玻璃棒一直把麻药的液体擦在江美子肛门里的张,终于拔出肛门扩张器。可
是长时间扩张开的肛门,还是那样张开没有立刻收缩,形成一副妖媚的图案。

  江美子高高抬起双腿放在张的肩膀上,就这样呜呜哭泣。

  不知是心里产生恐惧和悲哀,还是为逐渐发生效力的麻药,使得她感情亢奋,
哭声里也掺杂一些甜美感。

  「嘿嘿嘿,现在要做最后的工程了。」

  张一面笑一面拿起巨大的浣肠器吸起有掺有麻药的液体。江美子虽然皱一下眉
头,但也不再显出狼狈,用湿润的眼睛看着张的手。

  「你高兴吗?最后这个你专用的浣肠器注入麻药,连续做三次浣肠。」

  把吸满液体的浣肠器慢慢对着江美子的肛门。

  「我真高兴……给我浣肠,用浣肠折磨我吧……」

  江美子就好像受到张的操纵,开始显示出妖媚的表情,张开始慢慢推动唧筒。

  「啊……进来了,我在浣肠了……」

  「你觉得怎幺样,是不是和过去的滋味不同?」

  「这……我不能说……」

  「要说,还是想再一次把你的肛门扩大呢?」

  「啊……很性感,好像麻痺了一样,我怎幺会在浣肠时产生性感……」

  江美子无力的摇头,像撒娇似的对张说,大概是麻药的效力越来越强,从身体
产生麻痺般的快感。

  「啊……好……我快要昏过去了。」

  在身体的深处感觉出,含有麻药的液体不停的流进来,同时对身体产生的甜美
快感,江美子已经没有办法克制了。


                (四)

  第二天,江美子被陈带到香港的街上,好久没有看到的街道,使她觉得到了另
外一个世界。

  迷你式的旗袍穿在江美子的身上非常适合,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对她的艳美都
会回头看。旗袍的开叉很高,没有穿内衣的大腿走路时会隐隐约约的显露出来。

  途中遇到几个好色的日本旅客,以为发现代表性的中国美女,对陈表示要买。

  「真是漂亮的女人,多少钱都可以,我要和她睡一夜。」

  中年的日本旅客坚持的向陈要求,江美子也没有勇气看那人,在陈的身边低下
头。本来江美子是非常怀念日本人,可是她现在反而觉得很痛苦。

  「这个女人和日本的一个漂亮太太长的完全一模一样。嘿嘿嘿,我就早想和那
个太太睡觉的,没有想到有这样像的女人,和江美子一模一样。」

  意外的听到这个日本人说出的话,江美子不由得抬起头。看到这个日本中年人
的剎那,江美子感到一阵目眩,不得不抓住陈的手臂。这是多幺讽刺的命运,这个
人就是江美子住的公寓管理员。

  江美子说不出话来,赶快把头转过去,公寓管理员的大熊,当然不知道眼前的
美女就是江美子本人,还拿出一把钞票塞在陈的手里。

  「实在太像了……,多少钱都可以,让我和她睡觉。」

  陈在开始时一直是拒绝的,可是从江美子不寻常的狼狈样子大概猜到内情,笑
了一下说。

  「你真的这样喜欢这个女人吗?但只能卖给你玩一次,而且要照我的话去做。


  「知道了,我就当做是日本的江美子,会好好疼爱她的。」

  大熊露出色咪咪的表情过来搂住江美子的腰,然后立刻从旗袍的开叉伸进手抚
摸赤裸的屁股。

  江美子不再显出紧张的样子,如果抗拒时,很有可能被他发现她就是江美子,
勉强在脸上挤出笑容依偎在大熊身上。

  「啊……」

  江美子本来就最讨厌这个大熊,这是一种本能的厌恶感,生理上就会让她全身
都冒出鸡皮疙瘩,经常都用淫邪的眼光看江美子,有多少次他站在楼梯下向裙子里
看。

  现在要陪这个大熊……可是江美子也只好把身体靠在大熊的身上。

  「嘿嘿嘿,真是美妙的屁股,让我觉得现在摸的就是江美子的屁股。」

  也不在乎来来往往的人,大熊让江美子的屁股完全露出来而且不停的抚摸。

  陈把两个人带到巴士站说。

  「嘿嘿嘿,这个女人还是有夫之妇,而且还会讲日本话,你可以要求她做任何
事。」

  陈说完就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是有丈夫的……难怪觉得性感十足了,那个叫江美子的女人也是有丈夫的,
实在太妙了。嘿嘿嘿,你是不是想要我快一点疼爱你一番呢?」

  「是,多多的爱我吧……,随便你怎幺玩都可以。」

  江美子用不能再小的声音说,对现在的江美子而言,唯有大熊作梦也想不到,
她就是真正的江美子,是唯一的安慰。

  「不过说起来,你真像我认识的一个女人。」

  大熊的手一直摸江美子的屁股,好像永远不会腻一样。白玉般的屁股在大熊的
手里颤抖,等待巴士的客人都露出好奇的眼光看江美子赤裸的双丘。

  没有多久巴士来了,在人口众多的香港每一辆巴士都是客满。

  「嘿嘿嘿,你要和这个女人性交,是在这个巴士里,那样才够刺激。」

  陈说出意想不到的话,大熊也露出惊讶的样子,但立刻露出会意的笑容,好像
捧着江美子的屁股推上巴士。

  「嘿嘿嘿,这样也许会很好玩,你可不要太高兴的大声叫起来。」

  巴士非常拥挤连动一下都非常困难,大熊的手立刻伸入旗袍里。

  江美子在这个时候,已经是魂不附体的样子,但还是勉强做出笑容,把脸靠在
大熊的胸前,主动的分开大腿。江美子的身体突然颤抖一下,是因为大熊的手指摸
到她最敏感的地方。

  大熊的动作非常巧妙,没有立刻向敏感的中心地带发动攻击,在那周围慢慢摩
擦。

  「啊……你真会弄……」

  江美子在大熊的耳边轻轻说,可是心里却非常悲痛,但经过多次淩辱的身体,
是非常敏感的,再加上麻药的效力,当大熊的手指摸到江美子的花蕊时,已经有了
惊人的反应,流出大量的淫液,而且阴核也有小指头尖大小,甚至于开始蠕动。

  「嘿嘿嘿,真敏感呀,準备动作已经完成了,那幺我就要开始享受那个美肉了
。」

  大熊拉下裤子的拉,立刻抱起江美子的右大腿,一点也不停留的将肉棒插进去


  「啊……」

  那种猛烈的动作,使得江美子只好咬紧牙关,不要使自己发出喊叫声。

  「嘿嘿嘿,我终于干到你了,真是太美妙了……」

  大熊开始慢慢抽插。

  「啊,啊……」

  江美子把脸紧紧靠在大熊的身上,咬住大熊的衣服,才能不使哭声露出来。可
是大熊不断的向江美子的身体里送进来强烈快感的漩涡。现在折磨江美子的不只是
大熊一个人,不知何时四周的乘客也争先恐后的伸出手,抚摸江美子雪白的肉体。

  在香港这是常见的光景,可是江美子对这样的手,已经没有没有多余的心事去
理会,完全落入强烈官能的火焰里燃烧自己。此时江美子的脑海里,就连自己在巴
士上的事情也忘记了。

  「嘿嘿嘿,调教的成果终于显露出来了。」

  陈露出满足的眼光看着被大熊奸淫,同时有许多男人抚摸的江美子。


                (五)

  终于从巴士上下来时,江美子几乎是半裸的状态,从大腿到暴露出来的双臂,
以及在乳房上的四周都留下无数的吻痕,雪白的皮肤就好像有蛞蝓爬过似的发出粘
粘的光泽,白色的表示情欲的残渣贴在江美子丰满的大腿上。

  陈好像拥袍江美子一样的走进窄小的巷子里,后面有大熊好像留恋不舍的跟进
,对他的这种样子,陈只好说:「真拿你没有办法,那幺只能让你看一看我调教她
的情形。」

  听到陈的话,大熊高高兴兴的跟在陈的身后,因为大熊从来没有看过调教女人
的情形。更何况这个女人是和江美子长得一模一样。就是花大把的钱也不觉得可惜


  经过像贫民窟的窄小巷道,陈在看起来像妓女户的门前停下脚,有好几个像是
把风的小罗喽,充满一种特殊的气氛。

  「老大,等你很久了。」

  从里面走出二、三个面貌凶恶的男人向陈鞠躬,这时候好像已经无法忍耐的江
美子对正在低声交谈的陈说:「求求你……我好难过……」

  「你怎幺啦?」

  陈明知故问,当然他早已知道,从江美子那种非常迫切的情形,就能知道药效
已经中断。

  「给我吧……我想要那个药。」

  江美子露出快要哭的表情向陈哀求,已经说出这种难以说出来的话。已经是相
当痛苦了。

  「还要忍耐一点,而且手边没有药,嘿嘿嘿。」

  「怎幺可以这样……我已经无法忍耐,求求你给我吧。」

  「想要也不能用这样的方法呀。」

  「对不起……给我浣肠……我想浣肠!」

  江美子用半哭的声音哀求后,就主动拉起旗袍露出赤裸的屁股,然后扭动着双
丘表示催促。这是多幺羞耻的行为,可是现在的江美子已经顾不得了,不断从身体
里涌出,几乎使她无法忍耐,快要疯狂的感受,使她的脑海里变成一片空白。

  「求求你不要折磨我吧……,我要浣肠……给我浣肠吧……」

  江美子这时候只想到这一件事,因为一旦有了这种需求,那种急迫感实在无法
忍受。

  快一点脱离这样的苦海……江美子的心里只有这样的一个希望。

  已经忘记这是在巷道里,江美子脱掉旗袍变成赤裸,自己挺起屁股,用双手剥
开双丘哭叫。

  「我想要浣肠!给我浣肠吧!」

  为要求浣肠哭叫的江美子……,已经是变成男人玩具的动物。

  陈只是笑一笑,从一个手下的手里接过一条绳子,就把江美子的双手在身前绑
在一起,然后把绳头挂在门前的横柱上用力拉,绳子立刻拉紧,江美子变成用脚尖
站立的姿势。

  「我好难过……,快给我浣肠!我什幺都愿意做,给我浣肠吧!」

  江美子不顾一切的哀求。

  听到这样恼人的哭声,来了十四、五个小罗喽,向陈鞠躬后就发现江美子,每
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淫笑向江美子走过去。每个人好像嘴里都念念有词,眼睛像刀一
样的盯在江美子身上。

  「嘿嘿嘿,你真的这样想要浣肠吗?你以前不是讨厌浣肠吗?」

  陈围绕着江美子的身体转。

  「我想要浣肠……给我浣肠吧。」

  「是吗?原来变成这样喜欢浣肠了。可是昨天长官给你做过很多次浣肠,今天
又要好像太奢侈了吧。」

  「不……我现在就要,忍不住了我会疯的。」

  「嘿嘿嘿,既然这样想浣肠,给你是可以的,但这是特别的,所以你也得用什
幺东西回报。」

  陈感到非常愉快,麻药浣肠的效果实在太好了。原来那样讨厌浣肠的江美子,
现在哭着要浣肠。

  「你说,要我怎幺做说吧……」

  「好吧,嘿嘿嘿。首先要这些年轻人看看你的最羞耻的地方,这样可以保养他
们的眼睛,你先举起一条腿分开吧。」

  年轻人听到陈的话发出欢呼声。

  这些小罗喽们大概只有十六。七岁,幼稚的脸孔上唯有眼睛发出淫邪的光泽。

  「你不肯这样做,就不给你浣肠。」

  「不,看吧,看我江美子的一切吧。」

  虽然用脚尖站立很不方便,但江美子还是拼命的抬起一条腿,立刻听到淫秽的
欢呼声里夹杂着口哨声。

  江美子不顾一切地用力分开大腿,陈抓住她的脚,笑嘻嘻的低头看。

  「嘿嘿嘿,只是这样看一看就流出淫水了,你这个女人真好色,而且屁眼在抽
搐,大概是想要浣肠吧,你这个女人简直是动物一样了。」

  「这样可以了吧,快点给我浣肠吧。」

  「还不行,你的里面也要给年轻人看一看。」

  陈突然伸手过来把江美子的花瓣向左右拉开,立刻露出粉红色的肉在淫液的覆
盖下发出异样的光泽。

  让那些小罗喽看够以后,陈用手指在那里指一指说:「嘿嘿嘿,你就这样尿尿
给他们看吧。」

  这时候的江美子一心只顾脱离这样的苦海,没有露出狼狈的样子。

  「是要我江美子……尿尿……好吧,但完了以后一定要给我浣肠。」

  这样说完以后就想放松身体的力量,可是这时候感受到男人们锐利的眼光说。

  「我尿……但不要这样看,太难为情了。」

  「不行,他们实在想看年轻女人尿尿的样子,尤其像你这样美丽的女人。」

  「又要欺负我了……撒到我身上我也不管,不要生气……」

  用啜泣的声音说完后,江美子闭上眼睛放松身上的力量。

  渍渍渍…… 出使人感到妖艳美感的清流。

  「嘿嘿嘿,能在大家的面前尿尿,你也真是了不起的女人,而且还这样激烈。


  「啊……不要看,把眼光转过去吧,不要欺负我了……」

  一旦放出来的女人身体里的液体就再也止不住了。在男人的面前不停的流出来
。小罗喽们一直看到流出最后一滴,这才口口声声的说些兴奋的话。

  「嘿嘿嘿,大概是积存了很多,尿出来的真不少呀,可是年轻人都说你太性感
,只是看一看就说再见未免太残忍,你应该让他们快热一下。」

  「不,我们已经说好的了,快给我浣肠吧……我好难过。」

  江美子忍不住的哭出来,可是陈豪不理会她,转过头来对小罗喽们笑着说。

  「嘿嘿嘿,我要把这个女人交给你们,一直到明天早晨。但是要调教的关系,
要用她的前后同时连续轮奸,知道了吗?」

  「不!不要!那样太残忍了!」

  江美子的哭声也被小罗喽们的欢呼声掩盖而听不见。

  这个时候小罗喽们已经决定前后顺序,现在要同时奸淫江美子的肛门和前面,
一直轮奸到明天早上。

  「我要看你用这个姿势来维持到什幺时候,如果用到一半昏过去,会表示不要
,就不给你浣肠了,如果你能维持到天亮,嘿嘿嘿,就用浣肠做奖品。」

  这是多幺可怕的事……陈是想知道江美子忍耐的限界,而且要两个男人同时在
前后奸淫。

  「嘿嘿嘿,如果想要这个浣肠器,就好好努力吧。」

  陈举起里面装满白色麻药液体的浣肠器,说话的口吻也变成尖锐。

  「不,现在就浣肠吧,江美子要浣肠……」

  在她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年经人从前后向江美子扑过去。

  看到这样残酷的女体地狱,大熊说不出一句话,只有眼睛里冒出血丝,像梦呓
般的反覆说:「这个女人原来真是江美子……」